虐仙记 第1222章正式谈判

2020-01-18 14:59:28 来源: 汕尾信息港

虐仙记 第1222章正式谈判

第1222章正式谈判

不过薛冲这种耻辱的感觉,只在心中存在了一刹那的时间,他随即用心灵力感觉到:这并不是如来佛祖故意这样做的,换句话说,他并没有动用自己身上伟大的力量,故意来压迫自己,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他只不过是在自己的大雄宝殿里面,接见自己这样一个钦差,就像平常一样。

本来薛冲还不太确定这一点,可是当他感知到观世音娘娘、普贤菩萨、文殊菩萨、迦叶尊者和千叶尊者这些人,都没有丝毫异常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错怪了佛祖。

刚才自己向他膜拜,向他下跪,连话都说不出来,甚至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这都不是佛祖的错,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这是他最正常的状态。

所以当真正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薛冲的心里面升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佛祖的武功,佛祖的修为,简直是浩瀚无边,在他的面前,我或许真的只有顶礼膜拜的份,至少就现在而言,我在他的眼里,也许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

没有修炼心灵力的人,也许不能真切的感觉到西方如来的强大,可是像薛冲这种,修炼了心灵力的人,却可以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这一点。

这是佛祖的真身,他用自己的真身来接见自己,至少可以说明一点,他对天庭还是尊重的,否则的话,他可以有很多搪塞自己的办法,甚至用分身接见自己。

一个伟大的门派,在面对玉帝的圣旨的时候,表现出来应有的尊重。

很显然,就在如来微笑的一瞬间,薛冲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他的思维也变得敏捷起来,薛冲的心灵敏锐地感觉到,如来佛祖似乎给了自己一种,无形的力量,抵消了他刚才对自己的压迫,当看到自己失态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帮助了自己,他虽然做得不留痕迹,可是薛冲,心中却真实的感觉到了。

“多谢佛祖,小子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以至于刚才在佛祖面前出丑,如果不是您的提醒,我还真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代表天庭而来的。”

佛祖的声音响起:“施主的修为已经不错了,只是根源还不太坚固,我也不知道你通过什么方法,晋升到至仙的层次,可是你的根基,还需要巩固,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不妨接受我这篇降魔心经?”

“佛祖是要传我武功?”薛冲兴奋起来,连脸都红了。

如来就微笑的点头:“其实也算不上传你武功,因为就算你得到了我的降魔心经,你也不算是我佛门弟子,只不过我已经看出来了,你修炼的是心灵方面的功夫,并且在修行之中似乎遇到了一些壁障,也许我的降魔心经,能够对你有所裨益。佛法广大,度化天下所有的人,你我能够在今日相见,也算是有缘,我以佛法相赠有缘之人,乃是天然之道。”

“我要,我要,你快传给我。”薛冲大声的叫起来,一点都没有谦让的意思。

一道淡金色的光华,就向薛冲飞了过来,薛冲立即就收到了一段符文,正是如何修心养性的法门《达摩降魔心经》。

像是薛冲这种修炼心灵的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这篇经文之中的辞藻含义隽永,包含着无数宝贵的法门,显然这就是真正的大道。

佛祖亲自传授给自己的武功,岂能有假?

“孩子,你现在用不着去花时间研究降魔心经,将来你有的是时间去钻研,你不是要和我谈判吗?现在就开启谈判如何?”

“很好,佛祖,现在就开始吧。”薛冲还能有什么可说的,佛祖的要求实在也是极为合理。

“不,孩子,你还是坐到我的对面来。如果我坐在这么高的地方和你谈判,那显得有居高临下的态势,有欺你的嫌疑,我们还是平起平坐的谈判好啦。”佛祖温柔的说道。

薛冲点头,感觉到一种被尊重的满足。

刹那之间,一道金色的光环亮起在,如来佛祖的对面,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宝座,薛冲就轻轻的一跃,平稳的坐入了座位里面,拍了拍身边的椅背,露出欣喜的笑容:“这样就很好,多谢佛祖。”

西方如来的脸上,显现出慈祥的光芒:“孩子,你这一次来我灵山,是要做什么,你父皇临走的时候是怎么叮嘱你的?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的。”

“佛祖,谈判的事情就稍等一等,我现在最想要问的,就是你常常宣扬佛法无边,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你们也可以度化,你们也可以舍身救人,舍己度人,可是今天我明明已经有缘,发现了不老泉水,为什么你们这样吝啬,只给我一滴,难道这就是你们佛门的肚量吗?”

佛祖就看着观世音娘娘:“有这样的事情?”

观世音就恭敬无比的说道:“回禀世尊,的确有这回事,不过三皇子似乎和不老泉水并无真正的缘法,所以我将净瓶之中的水给了他一滴,免得他纠缠不休。”

薛冲就辩解道:“观音娘娘,什么叫并无真正的缘法,如果不是你从中横加阻挠,我已经可以将发现的不老泉水一股脑儿的收取,缘法是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懂?”

如来佛祖就微笑起来:“孩子,不要再争啦。你能够得到我的接见,就是一种缘法,这是一瓶不老泉水,老僧送给你,希望你用于正道,不要增加自己的罪孽,须知因果轮回,你今日作孽,他日必有祸报,如果你今日积德,他日必有福报。”

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个晶莹的绿色小瓶,缓缓的来到了薛冲的面前,薛冲抓在手里,喜形于色:“谢谢佛祖,您真的是个大好人,送我佛法,降魔心经不说,现在又送我不老泉水,你这是在收买我吗?”

观世音就笑起来:“小猴子,在世尊的面前,不要放肆,你难道不知道师尊刚才还给了你另外一样东西,如果你再不知道感恩的话,我就把你看成是十恶不赦的人?”

“什么,佛祖您刚才还给了我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薛冲吃惊的问道,他显然高兴得有点发昏。

迦叶尊者就冷冷地说道:“三皇子殿下,师尊刚才给你的,还有100万年的修为,你刚刚进来的时候,说话都在打哆嗦,腿脚也不灵便,那是修为低下的表现,所以世尊才送给了你100万年修为,难不成你感觉不出来?”

“这,这怎么好意思?我当然感觉出来了。”薛冲的眼神之中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其实他当时已经知道自己得到了好处,可是并不知道居然有一百万年修行这样天大的好处。

佛祖的笑容,依然平和:“这算不了什么,既然有缘,那就是举手之劳。等一下我们谈判的时候,你不用有任何的顾忌,我不想因为这一点点好处,让你在谈判的时候有所动摇,违背玉帝的意思,影响你夺取东宫太子之位的大事。”

“好,佛祖真的是我见过的,世上最大方的人。普渡众生,并不是一句空洞的说教,佛祖,您本身就在,倾力为之,我们的谈判现在可以开始了。”

受了人家天大的好处,说几句感恩戴德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啦。

“那三皇子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来质问佛祖的,为什么你不遵照我父皇的命令,父皇命令你们佛门带兵前去攻打神族,可是你们为什么推三阻四,以致到今日还没有成行?”

如来佛祖就双手合十,眼神明亮的看着观世音:“这件事情,你来回答吧。”

观世音清澈的眼神就看着薛冲:“三皇子殿下,我不是早已经禀报了令尊吗,那是因为我最近心魔缠身,神思不宁,所以无法亲自带兵替天庭剿灭神族,立下功劳。”

薛冲就嘟起了自己的嘴巴:“好,我姑且相信,就算是你神思不宁,你生病了,不能够亲自带兵,那你们佛门之中还有别的高手,难不成除了你观世音娘娘之外,佛门就再也没有能人了吗?”

观世音就双手合十,看着薛冲的眼睛:“三皇子殿下,普贤菩萨有伤在身,文殊菩萨这段时间也在生病,迦叶尊者和千叶尊者这些人,正在日夜为佛祖祈福,佛祖近来神思不宁,似乎有走火入魔的迹象,我们忧心如焚,我们佛门之中的高手,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之间全都不能使用。”

薛冲就哈哈大笑起来:“说谎,赤露露的谎言,出家人不打诳语,如果本皇子将观世音娘娘你刚才的话说出去,恐怕会笑掉了天下人的大牙。”

观世音的眼神依旧冷静无比,声音也是无比美妙:“三皇子殿下,你不妨回去告诉你父皇,就算是我佛门中的这些高手,都没有生病,可是以我佛门的力量,还不足以镇压神族,这并不是佛门不愿意效忠于天庭,实在是力量有限,佛法虽然广大,但是能够度化的人也是有限,神族天生神勇,尤其是在他所在的地方本土作战,几乎没有人能够战胜他们,我们以前也有不少次铩羽而归的经历,还请天庭见谅?”

“好好好,你居然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观世音娘娘,那你们佛门就是要公然的违背天庭的旨意了?”

如来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响起:“孩子,事实并非如此。天庭之中发生的历次叛乱,没有哪一次是我们没有出力,还记得当年孙猴子祸乱天庭的事情吗,当年贫僧也是出了一点微力的,我佛门一直尊重天庭,这一次不是不遵旨,实在是情况特殊,还需要从长计议。”

薛冲一听,口气就缓和下来:“既然佛祖您都这样说,那本皇子当然相信你的话。你可以算是普天之下最有名望的人了,现在我就当面问你,既然佛门还尊重天庭,那么天庭的旨意,你们还打不打算继续遵守呢?”

“我们当然遵守。”西方如来响亮的回答。

“那很好,刚才你们说了很多困难,要征服神族,实力不足,这些,我们天庭就姑且相信,这一次就由我父皇亲自带兵,平定南蛮和神族,为了表示对天庭的支持,佛门必须出兵,这一点你们有异议吗?”

“没有异议,降魔卫道,乃是我们佛门应尽的职责,到时候陛下一旦南征和北伐,我们一定派出一支精兵相随,不知道这样三皇子可满意啦?”

薛冲就笑起来:“基本满意。不过佛祖,本皇子倒是想要知道,你所谓的精兵,到底是怎样的一只部队,具体一点说,就是有多少人,每一个战士的修为,都在什么境界?”

观世音菩萨就十分不满的看着薛冲:“三皇子殿下,佛门之中,貌似强大,其实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佛门更是如此,陛下何时出兵,似乎并没有定论,而且即使有了确定的时间,可是我佛门之中诸事繁多,加上最近佛门之中瘟疫横行,小人作祟,还有许多未知的不确定的因素,至于能够派出一支怎样的精兵,现在实在是不好说。”

薛冲就笑起来:“观世音娘娘真的是兰心惠质,你回答得如此圆滑,到时候还不是由你说了算,不过本皇子是相信佛祖和观音娘娘的,所以我这一点我不用担心。”

如来佛祖的脸上就显现出惊诧的颜色:“三皇子如此信任,老僧感激不尽,那这一次我们的谈判是不是就算是圆满完成啦?”

“还有一点美中不足。”薛冲笑起来,“佛祖和观音娘娘既然已经答应届时出兵,本皇子自然算是基本完成了父皇的任务,可是父皇担心,假如父皇南征和北伐的时候,佛门有不利于我天庭的事情,这一点应当可以理解吧?”

如来的脸上就显现出笑容:“此事可以理解。”

“所以父皇的意思,是要佛门之中派出一个真正的高手,到我天庭的天牢之中去做做样子,不知佛祖以为如何?”

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怎么样
聊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发作怎么急救
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温州牛皮癣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