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仙 第十八章 万兽迷

2019-10-13 09:17:51 来源: 汕尾信息港

战仙 第十八章 万兽迷

这只天圣仙鹿似乎不能动弹。

此时,它清澈而灵动的双眸骨碌碌地转动着,望着林天的眸光之中充满着惶恐的神色,一副怕怕的样子。但是,它的四肢却似乎很是僵硬与麻木,完全用不上力,丝毫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林天心中不由生疑,这与他之前所见到的天圣仙鹿完全不同。

原本,他对这只小鹿还很是忌惮,因为它太过恐怖,只是随便一蹄子便令林天咳出一口老血,差diǎn背过气去,然而此时眼前的这一幕却令林天心中生出了同情之意。

小鹿全身不得动弹,只有一双灵动的眸子在滴溜溜地转动着,其内满是害怕之色,哪还有身为仙兽的半diǎn威势,反而看上去可怜巴巴。

很快,林天注意到在天圣仙鹿金黄色的毛发上,有着一些粉红色的粉末存在着。

当下,林天捻下一些粉末仔细观察,而后又置于鼻端轻嗅,“万兽迷!”顿时,林天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万兽迷,这是一种烈性迷药,其具体如何研制而成林天不得而知,但是其用途林天却是知之甚详。

这是修仙者专门用来对付灵兽用的,万兽迷,顾名思义,就是能够迷倒灵兽。它没有任何味道,只是针对于灵兽,∵,..对人类不起任何作用。

凡是沾染上万兽迷的灵兽,瞬间便会被其中的药力麻痹神经,导致全身肌肉僵硬,四肢麻木,丝毫动弹不得,完全不能动用自身的仙力。

林天曾听闻,在苍茫之森中,经常会有一些修仙者针对灵兽设置一些陷阱,譬如在某种灵兽的必经之路或是一些灵兽所钟爱的灵果之上洒下万兽迷

,只要灵兽一沾染,便会被瞬间迷倒。

“原来天圣仙鹿是中了万兽迷。”林天心中立时明了,这只小鹿才刚出生,还涉世未深,根本不了解苍茫之森中的凶险。

然而紧接着,林天的眉头却又皱了起来。万兽迷这种烈性迷药,据闻很难研制,需得十几种药材混合搭配来进行研制,十分昂贵,要以仙石换取。

周胖子与韩铭皆是如同林天一般,无门无派的小散修,根本接触不到仙石,怎么可能会拥有万兽迷?

思忖片刻后,林天心中有了结论。这只小鹿一定是在深林之中误入他人设下的陷阱,从而中了万兽迷,而后在途中万兽迷猛然发作,将其迷倒,动弹不得,才正好被周胖子二人捡了便宜。

万兽迷虽然药性强烈,但是天圣仙鹿毕竟身为仙兽,非同凡响,不至于被瞬间迷倒。

若是寻常灵兽,只要沾染上万兽迷,瞬间便会被其迷倒,而后全身僵硬,四肢麻木,如同死去一般,几天时间都不见得能恢复得过来。

但是从此时万兽迷的色泽上来看,这只小鹿中万兽迷不会超过半天时间。并且此刻天圣仙鹿眼神清亮,头脑清醒,四肢已经在开始微微地动弹着,显然是在慢慢地恢复之中。

见此一幕,林天心中不由再次为天圣仙鹿的强横感到震惊,仙兽的血脉果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突然,天圣仙鹿四肢一阵猛烈地晃动,同时周身散发的金光愈发强盛,直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天圣仙鹿恢复了!”

林天立时一惊,当即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他真怕这只小鹿受惊之下再给他一蹄子。

瞬息之间,天圣仙鹿一骨碌自黑袋之中站起,而后它瞬间化成一道黄金光芒奔向远方,中途却又停留下来,歪过头盯视着林天。

天圣仙鹿明亮的大眼很是清澈,纯净无垢,甚是灵动。此时它望向林天的眸光之中仍是有着忌惮的神色,但是已经没有先前那般浓烈了。

嗖,眨眼间天圣仙鹿再次化成一道黄金光芒,欢快地奔离开去,像是什么事都未发生过一般,转眼便消失无踪。

林天望着这一幕,嘴角不由浮现一抹笑容。之前在天圣仙鹿还未出生之时,他运转大剥夺仙功,差diǎn将其炼化,当时他明显地感受到了自金蛋之中传达出来的恐惧情绪,以致此后这只小鹿一直都是对其格外恐惧。

摇了摇头后,林天不再停留,立即远去。而今是非常时期,不能在此地过多地停留,否则可能会被日月皇朝的军士发觉。

日渐西去,夜幕降临,月光与星辉交织,洒落下一片光辉,令得整个苍茫之森都披上了一层神圣的银装。

此时,林天已经回到洞府。他整整找寻了一天时间,但却仍是未发现杨波的踪影,反倒是碰见了几波日月皇朝的军士。

不过,林天都是先一步察觉到,而后迅速隐匿身形,因此并未被其发现,避免了不少麻烦。

虽然并未找到杨波,但林天心中并不那么担心,这货并不傻。

稍缓片刻后,林天盘膝坐地,开始了修炼,他深深明白,在修仙界中,实力才是王道。

始一运功,整个洞府中的天地仙气都开始剧烈地波动起来,而后滚滚的天地仙气如同海纳百川一般自林天头dǐng百汇穴灌dǐng而入,浩浩荡荡。

而今,林天的肉身提升了不少,经脉血肉骨骼等等每日经过掠夺仙力的反哺与滋润,已然提升了一个层次,如今被吸纳而来的天地仙气对其的冲撞已经不足以造成任何影响,甚至是连一丝疼痛都不会出现。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林天自修炼状态之中脱离出来,而后又行出洞府,开始了新一轮的找寻。

苍茫之森外围的其中一处密林中。

有着十几名身穿黑色甲铠的军士,在他们的腰间皆是插着一把铁血大刀,其上有着一副明显的刻图,一轮弯月托着一轮冉冉升起的大日,此刻这些军士皆是跪伏于地,低垂着头颅,恭恭敬敬。

在这些军士的面前,一道粉红色的娇小身影亭亭玉立。她俏脸精致,粉嘟嘟,看上去煞是可爱,但此时却是双手叉腰,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与其萝莉般的形象完全不符。

“你们怎么这么笨啊?这么长时间连两个人都找不到,真是笨到家了。”

……

北京治疗严重前列腺炎医院
大连盆腔炎的检查方法有哪些
黑龙江哪个医院能看牛皮癣
南京看早泄需要多少钱
天津那个医院阳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