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金砖国家应放眼下一届IMF总裁

2019-07-14 02:39:45 来源: 汕尾信息港

专家:金砖国家应放眼下一届IMF总裁

在推选出一位强有力的候选人之前,核心的新兴经济体需要建立高级别的工作机构,以协调各国之间的利益以及步调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 IMF新总裁之争一开始似乎就偃旗息鼓了。  法国现任财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几乎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作为代表欧洲的候选人,拉加德也在近期开始了对新兴经济体国家尤其是金砖国家的游说,希望得到这些国家的支持。  在新兴经济体缺乏强有力候选人的情境下,拉加德的当选不会存在太大的障碍。与此同时,欧洲国家以及美国仍在IMF拥有着决定性的投票权,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即使有异议,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与其纠结在对本届总裁的选举上,金砖国家不如将眼光放远,整合自身的内部以及外部资源,将重心放在IMF下一届总裁的争夺上。  IMF和世界银行,作为二战以后世界经济金融体系重建的代表性机构,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协议——IMF的总裁应由欧洲人担任,而世界银行的行长则由美国人担任。众所周知,IMF从诞生伊始,就有着极强的美国色彩,选用欧洲人担任总裁,是美欧之间权力制衡的一种妥协。这样一种“轮流坐庄”的体系运行过半个世纪,并未面临严峻的挑战,本质上是因为美欧的实力鹤立鸡群。而金砖国家从21世纪开始逐步兴起,并开始挑战原有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是其经济实力增强的正常表现。只是,从经济实力至经济权力的传导过程,仍有待时日。同时,出于保护自身利益的需要,美欧仍将在其中不断设置障碍,也将在某种程度上拖延金砖国家的真正“上位”。  在IMF前总裁卡恩辞职后,欧洲方面立刻推出拉加德,就引发了金砖国家的不满,金砖国家反常地发表了态度强硬的声明,表示在卡恩当选之时,欧元集团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曾经宣布“下一任总裁肯定不会是一位欧洲人”,“在欧元集团中和欧盟各国财政部长之间,所有人都清楚斯特劳斯 卡恩将很可能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一名欧洲人”。金砖国家也同时表态,基于国籍来选择IMF的总裁破坏了该组织的合法性。金砖国家这时的突然“发声”,事实上也表明了新兴经济体期望建立国际秩序的决心。  尽管如此,拉加德仍将轻而易举上任。这表明美欧仍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与此同时,目前的国际经济议题也相对有利于欧洲,在欧洲债务危机肆虐之下,选用一位来自欧洲主要国家的财长担任IMF总裁,对于各国来说,也是一个相对能够接受的安排。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新兴经济体经济总量的不断增大,未来美欧在国际组织中的垄断地位将被更多挑战,而这样的挑战也终出现一个“临界点”。  从经济总量上来看,未来5年内,亚洲经济体将成为世界的经济体。而反映这样一种经济变化,IMF也将面临着较为根本的投票权改革。按照2010年11月G20峰会达成的协议,发达国家将在2012年前向新兴经济体国家转移约6%的投票权份额,在这项工作尚未完成前,卡恩突然“东窗事发”,打乱了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打算,也造成其政策上的被动。  即使拉加德上任,IMF本轮投票权转移工作也将按照预期的时间表完成。在未来几年内,新兴经济体要求增加投票权的声浪,也将不断增强。存在着“先天不足”的拉加德,除了选择继续提高新兴经济体的投票权外,几乎别无选择。  实力之外,需要考虑的还有策略。在推选出一位强有力的候选人之前,核心的新兴经济体需要建立高级别的工作机构,以协调各国之间的利益以及步调。金砖国家之间尽管目前已经存在着高级别的对话,但实质性的合作仍然显得较少,各国之间也尚未形成根本性的共识以及信任。  在联合的基础上,投票同盟的建立也应该被认真考虑。而新兴经济体如何能够减少摩擦,并将手中的投票权“集中使用”,仍然是一个费思量的话题。对于金砖国家来说,其作为新兴经济体的核心地位已经不容置疑。然而,如何避免“过度核心化”,同时避免“边缘化”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则是取得话语权的另一个关键节点。 (刘利刚 澳新银行(ANZ)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 )

微信小程序如何使用
网络营销该怎么做?这些经验很重要
微信小程序开发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