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翔驭天 第四十六章 战斗逆转

2020-02-15 20:17:30 来源: 汕尾信息港

龙翔驭天 第四十六章 战斗逆转

那黑袍人的双掌上像是有着罡风缠绕,风龙怒吼一般,磅礴的的武力附于臂掌上,使得两只手臂上的衣袍一缕缕尽碎,两只强壮的手臂完全的暴露而出,毫无遮拦。

轰!

四只手掌顿时碰撞在一起,掀起地上的枯草,一圈圈的涟漪也以柳天和黑袍人的手掌为中心猛的向四周散去。

柳天武海中的武力毫不吝啬的完全迸溅而出,柳天的双掌也变的晶莹剔透起来,犹如玄冰一般,散发着令人心怵的寒度。黑袍人眉角紧锁,体内武力连连运转,两只手上的罡风化为一条缥缈的无形巨龙,不断盘旋。

黑袍人手上的罡风巨龙乘着狂风怒号声,蠢蠢欲动,终是在眨眼间盘踞于柳天手臂上。

柳天吃痛,嘴角的鲜血流下,手臂上早已是满是细长的伤痕,两只手臂顿时体无完肤,一滴滴血珠缓缓滴下。

风属性吗?柳天在心中暗自一叹,这黑袍人的实力的确不差,此时他发挥出的实力已经超过一般处于八重武聚的人了。要是柳天在昨日没有晋入八重武聚期的话,对付他可能会很麻烦,但现在,却好上许多。

“怎么样?”黑袍人被黑袍掩盖的脸上像是掠起一个极大的弧度,声音嘶哑道。这风龙掌乃是他的看家本领,也是他的最终绝招,黑袍人可不认为柳天能在他这招下不倒。

但是,柳天可能让他失望了。

柳天时不时后撤几步的脚步终是停了下了,脚步一撇,碾转一番,整个身形都像是岩石一般稳定下来。之前柳天的浩拳在附带着寒龙武力之下,实实在在的给了这黑袍人一拳,但柳天却没想到,他居然能够这么快的再次站起,而且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看来,不能再轻敌了。

两人脚步不断,四只手掌连连对击,轰隆声连连发出。短短两息之类,两人已是对上数掌。

“威力是不错,但可惜!”柳天感叹一句,惹的黑袍人面带狠笑的吼道:

“可惜?你个毛头小子还以为直接能够抵挡过我的风龙掌?”

黑袍人话语刚出,欲要自柳天手臂上消失的风龙再次显出,不断怒号。而那黑袍人的脸色也是变的更加苍白几分,显然,柳天的浩拳并不是毫无作用。

手臂上的疼痛之意连连不断的传来,柳天面色也是愈加狰狞,面庞扭曲。这风龙掌也不愧是武诀武技,就是与普通的武技不一样。要是普通的武技,怎么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且还是自一名八重武聚期的身上发出。

“大——冲掌!”

柳天再次冷喝一声,手掌上的荧光更显,冰霜四肆。黑袍人都是感到,一股寒心之意袭遍他的全身。

柳天身形摆开一个看似诡异的样子,手掌轻轻一摞,手上的缥缈风龙也是逐渐被自己掌上的武力给慢慢磨逝。柳天身形后撤一步,而那黑袍人的身形也像是被一股吸力拉扯了一般,身形慢慢挪动着。黑袍人已经感到,自己掌上的力量正不断的被减弱。

柳天掌法不断,而后两只手掌吸附着黑袍人的两只手掌往后一拉扯,旋即一脚稳地。柳天的身形向后连摆,此时他武海中的武力更是喷涌而出,使得手上的寒光都是大作起来,手臂微微一颤,磅礴巨力汇于掌上。

柳天的手掌与黑袍人的手掌紧紧贴在一起,冰掌像是要撕破虚空一般,柳天满头的蓝发无风自起,飘扬起来。柳天眼中寒意一闪,双掌携着破竹之势,追星赶月般的向黑袍人袭去,旋即大喝一声。

一掌——轰!

黑袍人的身影如箭羽一般倒飞而出,喷出的鲜血在渐渐升起的朝阳照耀下变的一片金黄。他不清楚在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被一股巨力拉扯,然后自己壮硕的便狼狈的倒飞出去。隐隐约约中

,柳天想是听到了一身“咔嚓”声,想必这黑袍人的一节骨头已被柳天打断了。

柳天修炼的大冲掌本就有着消磨他人武力的作用,这点柳天现在运用起来倒是不弱,大冲掌乃是人级一品武技,位于顶尖级别,堪比人级两品武技。再加上现在柳天的寒龙武力,此次柳天也算是把普通大冲掌的力量发挥到了极限。

但不得不说,这武技所消耗的武力并不少,现在他的武海中可谓是一片枯竭。而也就只有使用它的柳天才知道,它的力量究竟变得比之前强大了多少,在藏决阁时,柳天使出的大冲掌,可还不及现在的二分之一啊。

柳天顾不得自身手臂上的伤势,身形轻摇的向倒飞出数十米外的黑袍人驰去,通过先前的战斗,柳天也是知道,黑袍人的肉体同样强悍。柳天提起一旁的短剑,现在他气息萎靡,需要慎重一点。

柳天谨慎的走向黑袍人,怕他再次使出什么手段,但显然,柳天是想多了。现在黑袍人真的已是无还手之力了,黑袍人的身体像是完全镶入地面一般,由此也可以看出柳天借力的大冲掌的力量之强。黑袍人口中时不时的有着涌出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柳天望了望他这狼狈的样子,转身欲要离开,在这荒原上,要没有路过的人相救,这黑袍人也必死无疑。

柳天不喜欢杀人,更没有杀过人,他只是不知道,这些黑袍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以生死相战呢!而且双方都还是未曾见过面的人,就更没有理由以死相逼了。

柳天当然不知道他们乃是烈族的人,心中有着一丝不解闪过。

背后凉意传来,柳天则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黑袍人奄奄一息,但是双手依然抡着把大刀,身体在地上艰难的打了个滚,大刀顺势飞出,直至柳天后背。但现在他的武力枯竭,自身同样伤痕累累,大刀上也并没有多大的力量,只是略开一个缓慢的弧度。柳天反手握剑,只是轻微的用剑一撇挡,一划击,大刀便落到了一旁。

柳天上前几步,在黑袍人的面前停了下来,黑袍人面朝大地横躺着,柳天的影子在一小丝阳光照耀下变的修长了许多。柳天的蓝发杂乱的披着,面色阴沉,心中犹豫不决,不知道手中的短剑究竟是使剑落下还是不落下。虽然他们是以生命作为赌注的战斗,但他们为什么战斗,柳天却不知道。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珍惜吧!”柳天沉声喃喃一句。

黑袍人本就有着一死的觉悟,但没想到,他居然会死在一个小辈的手中。黑袍人等待的,许久没有到来,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除了美妙的朝阳之外,什么都没有,面前是空旷一片,柳天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了。

黑袍人终是没有坚持住,一头再次栽在枯草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柳天战胜了黑袍人,热血佣兵团等于是空出了一个位置,柳天的战斗胜利,对此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关键。

莱德与王力王岩三人有攻有防,但还是有些占着下风,甚至连连被击退着。虽然他们这边有莱德在,但毕竟总体实力不如那三位黑袍人。

柳天的到来极为关键,对面临着即将被打败的莱德三人,无非是一个巨大的助力。那三名黑袍人没有想到柳天居然将自己的同伴打败了,刹那间便成了三对四的局面。要是再晚一些,恐怕整个战局又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吧!

柳天虽然身上也有着伤,武力也已经枯竭,但毕竟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不过令莱德等人没想到的是,柳天结束战斗的时间居然这么快,特别是王岩,之前他在斗技场中被柳天打败,直至现在和柳天在一个佣兵团中,柳天的进步他是亲眼目睹的。现在的他虽然有些嫉妒,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赞叹几句。

“王岩、王力、小天,你们呈三角阵形,把他们围住,然后交给我。”莱德乃是团中的三大主力之一,其他两人必然是新明和高昊,此时的他冷静而又不失气魄,指挥着柳天三人进行着攻击。

王岩和王力身上也是有着几道血痕,衣袍也是得以染上一层红色,看起来及其狼狈,但比起柳天来说,却好上许多了。此时的柳天臂上的衣袍尽碎,其上更是一层血垢,蓝色头发蓬乱着,还有着几根枯草夹杂在其中,看起来颇为狼狈。

之前莱德带着王力和王岩或多或少的都有些被动,毕竟王岩的实力较低,带缓了节奏。但现在柳天加入他们,就浑然不同了,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柳天现在武力并不富裕,但还是提起精神提起了短剑,与王力王岩三人摆开一个三角队形,把那三人团团围住。几乎就在队形摆开的同时,莱德拖着巨剑便闯入之中,莱德脸上的狰狞伤痕使他变得像死神一样恐怖。

先前的优势毫无体现,现在柳天四人如同死亡的使者,势不可挡,不过数息,三名黑袍人也是以败北收场。莱德不是柳天,他的重剑上已是染满了鲜血,像是死神手中的镰刀。显然,他不像柳天那么手软。

先前还是大活人,一瞬间便变的毫无生机,柳天见着那几道尸体,忍不住连呕几声。虽然他知道是他们先招惹自己这一行人的,但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用死亡来做交代吗?人的生命,就这般脆弱!

莱德知道这一切对柳天来说很残忍,柳天可以战斗,但杀不了人,无论他的心境如何坚毅,柳天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尽管他肩上有着重担。

“小天,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残忍的,我们可以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亲人朋友。但对敌人,就只有一种方法!尤其是他们想要侵害我们的亲人的时候,我们要守护自己的亲人,但对敌人……”莱德话未说完,只是望向渐渐升起的朝阳,他在柳天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承受这么多吧!

柳天点了点头,要是真的要选择的话,他必然会选择身边的这些人。

新明的战斗几乎与他们同时落幕,只不过他的伤势更重。新明盘腿坐下,吞下两颗粗制的药丹,连忙手结法印,身边通蓝的武力缠绕,他手臂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也慢慢愈合着,只是速度极其缓慢罢了。

柳天和莱德众人,走到新明身旁,他身受重伤,脸色苍白。但看看与新明交战的黑袍人,早已是面目全非了。柳天咂了咂舌,这赵新明也太凶猛了吧!

柳天只不过是八重武聚的实力,根本看出与高昊交战的那两人的实力,只好向一旁的莱德问道:“莱德大叔,高昊大哥他?”

“放心,那两人一个是三重武凝,另一个只是两重武凝期,团长能够对付。”柳天叫莱德一声大叔,倒是使他有些无奈,他可和高昊年龄相差无几啊!虽说他的修为没有高昊那么高吧!

柳天松了口气,每一重的境界都有着不少的差距,比如说高昊,四重武凝的实力,但却足以对上一名两重武凝和一名三重武凝强者而不败。这种差距,等级越高也就越容易表现出来。

柳天知道他们这些人都帮不上高昊的忙,去了只会给他带来累赘,所以只是站在不远处望着属于高昊的战场,连连咂舌,武凝期的力量,的确不是武聚期能够相提并论的。

莱德暗瞥了一眼身旁的柳天,望见面色苍白却面无表情的柳天,心中也或多或少有些感慨。看来小天的路还很长,第一次生死战斗既然这么快的就结束了,还扭转了战局。要知道,这对一个才仅仅是十三岁的孩子来说,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这还是柳天第一次真正战斗,以生命为抵注的战斗。但柳天可不是那种自小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人,当年柳世与那主族的事,足以使他变的坚韧。

可惜啊,莱德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可惜就是心太软,不知道这对今后的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盖亚大陆上的恶习和冲突可不是善良和宽容也以解决的。

莱德思索一阵,两眼也终是望向高昊的位置,哪儿的战斗,还没有停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