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石下的睡眠

2019-07-12 23:03:27 来源: 汕尾信息港

这些天因为某些刻意避开不想述说的原因而难以悠然入眠,或者说已经达到了压迫脑神经而难以悠然入眠的地步。

很奇怪,闭上眼,凌厉的黑色和空茫的意识在让人感觉枯燥无味的同时,被压迫了的神经会挤迫沉甸甸的双眼球,有意无意地上下窜动着,如果我想,我想我可以听见刷子擦过纸片的发出刺耳的撕躁声,然后魔术般地摩擦出亿万星河的宇宙尘埃绵亘在视界前,又呼啦啦地飘散成干涸的雪花覆盖住所有的视野。

以前我睡不着总会在脑壳中创造各种有趣无趣,美好悲伤的桥段,然后以极缓慢的速度(除了龟速,我不想有其它的速度选择)延展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尽管这样做会成为扼杀睡眠的帮凶,但我似乎乐此不疲,享受于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悲悯感,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声都缓慢了很多,苍老得像是没有力气继续支撑我破败的生命,我知道,这源于我亦或我们在面对外界的巨大压力时,身体里蠢蠢欲动的毁灭性,不安分的心神,加上魔鬼在耳边轻声细语,于是酝酿出了我亦或我们不单纯的睡不着。

现在,那些覆盖在我视野中的干涸雪花似乎在沉淀,堆积,固结成岩,接着裂变成虬曲的大地,等待沉寂于冰冷无光的深海。

我认为这是意识创造中的潜移默化,但是,很多东西我们认为就是这样,就是那样,其实并不如我们的所想,就如我想得再透彻些,会发现上述那些天马行空其实并不是什么潜移默化的创造,不过是我失眠后的胡思乱想。

弗洛伊德赋予梦境是一种潜意识的思维创造,内心世界各种说不清元素的映射,如果梦境真有现实中复读加改造,再加颠覆,甚至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功能,那么我终于找到了我接下来想睡着的理由。

如果这个理由的刺激始终太薄弱,我依旧无法关闭失眠模式,那么,我只能毫不犹豫地将其怪罪于扰乱了的荷尔蒙,或者失调了的内分泌。

阴囊湿疹怎么进行对症治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