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无悔的法官路

2019-08-23 13:10:17 来源: 汕尾信息港

    走进全国法官李政远的办公室,吸引记者目光的,是从沙发一直码放到书桌上的大量案卷。这些装在牛皮信封里的材料,被李政远按照处理的程度分成了整齐的几堆,标志着这位法官平时的工作样貌。

   李法官告诉记者,工作日他几乎每天都有几个开庭,因为积累的旧案必须处理,而新来的案件又不能堆积。年均审结案件150余起的李政远没有助手,他为了尽快完成工作,加班成了家常便饭。 其实,现在全国的法官差不多都这样,基层法官可能还更加辛苦。 他说。

   做了八年法官的李政远,此前是一位从业已有十年的律师。在今天法官离职已经成 潮 的大背景下,李政远从律师转行到法官显得有些不同寻常。那么他又究竟为何作出这个选择,这样的选择又给他带来了怎样的体会呢?

 

如果不做法官

似乎要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了    李政远做律师到第十年的时候,已经是律所的合伙人。除了完成自己手头的案子,他还需要完成律所的管理工作,需要面对一个律所经营者所需要面对的所有跟社会有关的部分。天天为案件和自家律所生计奔波的他,这一段时间内其实经常感觉生活中缺乏新意,他渴望着能够出现一些变化。

   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颁布,将法官、检察官纳入公务员体系。2007年,李政远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参加了公务员考试,虽然笔试成绩过关,但面试未能通过,与法官职业擦肩而过。

   2008年是李政远满足法官年龄限制的一年。如果放弃,除非政策调整,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做法官了。经过一番权衡,他又参加了一次考试。这一次,他通过了笔试和面试。

   他说,自己这时似乎感到了生活即将发生变化的契机。

   在李政远的心目中,虽然律师的收入比法官多很多,但是它所获得的职业尊崇感与法官仍有一定的距离。同样身为法律从业人员,律师更侧重于服务,而法官的法槌就似乎代表了法律的尊严。

   经过跟家人、朋友们多方商讨和征求意见,李政远给自己拿定了主意,走上法官的职业道路终成为他的选择。

   他觉得,如果不做法官,那么曾经距离这个职业这么近的自己,也许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选择做法官,未来也许会后悔;但是毕竟是对一个自己曾经如此向往的职业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和认识。从这个角度来说,答案显而易见,没有什么可顾虑的。

   2008年7月21日, 6岁的李政远来到枣庄中院报到,成为这一批法官中来报到的一个。虽然比同来的很多刚走出校园的同事年长很多,李政远无怨无悔。面对一些外人多少带有不解的目光,他对自己仅仅说了朴实无华的四个字: 事在人为。

   2008年到2011年,李政远在信访办工作,每年春节和两会期间,都需要到北京的法院信访接待大厅接待来自枣庄的信访人员。有些需要劝告,有些是宽慰,还有一些则需要直接带离北京。所有的人员他都有一个切实谨慎的考量。这一阶段,他总共接待信访当事人及群众千余人次,化解处理信访案件百余起。

   2011年,李政远来到了民一庭工作,真正开始了他向往的拿着法槌维护法律尊严的职业生涯。

   曾经的律师经历让李政远更能理解当事人的内心诉求,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他都能相对妥帖地设想到一方的需要,从而对案件有一个更加立体全面的认识。这种认识又能帮助他在双方纠葛中找到契合点,从而找到案件突破的方向。在民事审判中,正是这种难能可贵的能力让李政远一次又一次地取得了当事人的信任,终化解了难题。 

 

和事佬 不好当    枣庄市人事局、信访局及中院表彰奖励; 法治枣庄先进个人 平安枣庄建设三等功 、省法院 全国两会信访工作先进个人 枣庄中院办案能手 全省法院个人一等功 全国法官 这些都是李政远当法官这些年所获得的荣誉。

   过去做律师的压力主要来自当事人,如今做成法官,压力其实并没有丝毫的减少。除了需要面对更多种类的案件,很多案件也更加复杂了。能力带来荣誉,荣誉又带来了领导的器重和同事的尊敬。所有这些,无一不让李政远对自己要求更高。

   所有的压力都需要智慧来面对,同样需要智慧的也包括那些棘手的案件。

   擅长调解,是李政远工作的一大特色。在许多外人的眼里,调解似乎是 和稀泥 ,法官充当 和事佬 , 忽悠 当事人,让应得利益方 割肉 的过程。

   但李政远认为,只要查清事实,分清是非,调解是让双方当事人实现 双赢 的好方式。如他经手的张某与刘某返还原物纠纷案,案件事实发生16年后刘某提起了诉讼,一审法院缺席判决张某返还2 .5吨水泥和25根钢筋,张某以涉案物品当时已处理完毕并超过诉讼时效为由又提起了上诉。

   李政远选择了调解。他着重向张某讲述了有借有还的社会公理和债务应当清偿的法律原则,并且告诉张某,即使以时效赢了官司,但在情理上其实是输了。接着,他又告知刘某有怠于行使权利的情形,对于接近二十年没有归还的物品听之任之。如果刘某不能够证明一直不间断主张权利,将有败诉的风险。终,双方达成了调解,该案以张某支付刘某 000元了结,取得了一个相对圆满的结果。

   李政远经手的很多案件,法律关系都并不复杂,但是能够让双方当事人都满意是非常困难的。有的当事人在案件审理结束后,跑到法院的院子里大吵大闹,蛮不讲理。 如果每年有5%这样的当事人,我们也就没法办公了。 他说。

   对待这样的当事人,李政远从不恼火。他只是让对方把话说完,把怒火发泄完,然后问对方自己哪里判错了,哪里不讲理。 其实他们说不出个道理,因为我是一直讲理的。说不出来,他们也就不说了。就算数落和发脾气,也有个尽头吧。 还有的当事人因为情绪激动,在吵闹中甚至曾经发生了晕厥。李政远帮助这类当事人拨打120,还陪同救护车到达医院,终让对方态度和对李政远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历时十六年的丁某龙、丁某生、丁某云与孙某物权确认纠纷一案的双方当事人都是上访老户。因为对案件的分析处理意见不一,案件进程的时间过长,双方都积累了很多的怨气。这个错综复杂的案件,终落到了李政远的手上。

   孙某的父亲去世后,前来上访的只剩下丁某生。他每周都会敲着锣来到法院楼下,每次他来,李政远都拿出以前在信访办工作时的态度,把这位信访老户请到办公室里来,请他喝茶,听他发泄怨气,表达内心的不满。发泄完了,他下周还是会来,来了以后李政远又会这样接待他,如此往复,一直到本案审理的尾声。李政远说: 发泄完了,他心里舒服些,岁数这么大了,我肯定得照顾好他。

   经过仔细审阅大量的案卷、多次外出调查和研究讨论,李政远终圆满处理了本案。已经90多岁的丁某生也在得知判决生效后,很快去世,本案的结果终了结了他的心愿。丁某生的女儿丁某云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李政远后,拉着李政远说: 谢谢你,我替我的父亲也谢谢你。

   从律师到法官,从信访办到民一庭,李政远的每一步都浸透着汗水和智慧。临近采访结束时,记者问李政远,对待那些蛮不讲理的人,有没有实在是很受不了的时候?对待那些堆积如山的案卷,有没有感觉很崩溃的时候?他说:有。不过, 还是要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自己给自己疏通心理是使的,靠不上别人 。

什么是咽喉科
南阳妇科医院
淮北哪家医院治男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