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的法则 第十五章 久违的心悸

2020-01-18 16:07:56 来源: 汕尾信息港

巫的法则 第十五章 久违的心悸

唐芭重新蹲了下来,边翻边在心里盘算:加一些棉线,还能要个木碗,汤勺不错,加一个,梳子……又不梳头,不要,还是再换些肉吧,吃的远比用的更实在,堪嘎正在长身体,最好能有果子或者蔬菜!

“你有没有果子和绿菜?”唐芭问。

“有,有。”知干人打开一个布包裹,里面的果子还算新鲜,绿菜却有些蔫巴了。

唐芭见另一个知干人身上也背着包裹,一点也不客气的问道:“那里也是交换的东西么,我看看。”

知干人犹豫了。

唐芭见状心里一喜,难道有什么好东西?

“我先给你看。”唐芭拉开自己的背包拎出来一串骨制项链。

唐芭为了制作这串项链也是费尽心思,她发现一种草叶的汁水擦在身上后不容易掉色,突发奇想在骨头外包上这种草叶,连浸泡带煎煮,没想到真的染上了颜色。

知干人哪见过带颜色的骨头,吃惊的问道:“这是什么?”

“绿骨链,给我看看你的吧!”

知干人今天可是开了眼了,见这小孩有这么多稀奇的玩意儿,当下也不再犹豫打开了布包裹。

一直充当护卫的堪嘎这回可站不住了,盯着包裹的眼睛都能闪出星星来。

这可是一包的武器啊!

堪嘎左手拿着石刀右手拿着石锥,看哪个都舍不得放下。

唐芭正琢磨着给堪嘎换个趁手的武器也是必要的时候突然眼前一晃,就见堪嘎很不满意的拨开一把亮晶晶的匕首转头去看别的武器了。

可唐芭不淡定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捡了起来。

天神啊!真的是——钻石做的啊!

堪嘎撇了撇嘴用他的经验告诉唐芭,“这种晶刀很快就坏了,不如这些石头,你不知道的。”

唐芭心里却乐开了花,堪嘎阿达可真是最佳搭档!

知干人听到堪嘎的评价立刻急了,“白晶刀可不会坏,很结实,还很厉害呢!”

堪嘎正想反驳唐芭抢先开了口,“我阿达都说这个不结实了,可我看着好看,怎么交易?”

两个知干人背过身低声商量了起来,堪嘎担心唐芭被骗也小声劝道:“那晶刀真不结实,我以前见族人交换过一个,掉地上就碎了。”

唐芭刚想说话就见那两个知干人已经商量好转过了身,她食指直立指尖在太阳穴轻轻敲了两下表示明白,堪嘎点了点头后沉默了。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堪嘎对这种用手势代替语言的方法非常感兴趣,唐芭不忍总会背着占玛偷偷教堪嘎一些简单的手势语,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知干人:“你有几个绿骨链?”

唐芭:“3个。”她真的只作了三条。

知干人:“白晶刀换3条绿骨链。”

赚大发了!

唐芭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小心脏,如果条件允许,她就学阿蜜直接扑到草丛里滚上一圈了。

唐芭刚想答应,堪嘎却很不满意的皱着眉道:“再加上这石刀和石锥。”

知干人:“希夏人,只能选一样。”

唐芭见堪嘎还要讨价还价立刻紧张了,赶紧偷偷拉了下堪嘎的皮裙,堪嘎满心无奈的捡起石锥对唐芭点了下头。

唐芭守财奴似的把那有小臂长两指宽的钻石匕首迅速收进背包,脑中的小算盘打的噼啪响。

“知干人,2个帐帘交换6个袋子、2个木碗……”唐芭不紧不慢的说出她的条件,还一样样的从包里翻出所要交换的物品以增加视觉冲击,“再加上两条手骨环交换果子还有绿菜……”

交易的过程异常顺利,双方对结果也都相当满意。堪嘎高兴的嘴都没合拢过,他告诉唐芭从来没在交集日换过这么多、这么好的东西。

然而财不外露,唐芭和堪嘎把交易好的物品全部装进了背包中,趁着开张大吉,唐芭想把手里的存货全部交换完毕。

唐芭心情舒畅的拉着堪嘎这转转那逛逛,最终换来最多的还是食物。占玛说过白寒的时候经常吃不饱,唯一能储存食物就是巫祭前的集体狩猎。可食物却只有猎兽肉,唐芭想到也许可以利用果子制作一些果酱或者把菜晒成干,这样白寒也可以补充到维生素。

唐芭看到一个有蔬菜的摊位,解开身上的小腰包问道:“知干人,我用这个皮袋子能换多少黄菜?”

这种菜唐芭也只是在知干人的摊位上见过,金黄色手指粗细,有唐芭手臂长,有点像没有豆的豆角,唐芭偷偷尝过,有点苦但是很清爽,估计可以败火,她想换些晾干试一下,如果成功,下一次交集日就可以多换来一些。

知干人嫌弃的瞄了一眼,“都是皮袋子,不换不换。”

唐芭有点郁闷,背包类的生意不是很好,可能和知干人也能用布做背包有关。唐芭不情愿的拎出一串骨皮手链,“这个呢?”

知干人的态度立刻改变了,从黄菜中抓了一把,“能换这么多。”

唐芭觉得还算合适,正准备把最后的存货全部换成黄菜,突然心跳莫名加快,那种久违的心悸再次出现了!

知干人见唐芭拎着制作精美的手链不动以为不满意又加了半把黄菜,“这样好了吧。”

唐芭胡乱点了点头迅速交换完成拉起堪嘎就往自家的摊位跑,她总觉得要出事。

然而刚跑到一半就碰到两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迎面而来,一边是知干的族长,另一边就是唐芭一直躲着的希夏族长。

明知有头发遮挡谁也看不见她的脸,唐芭还是条件反射的垂下头拉着堪嘎就往反方向走。

“站住!”

唐芭身形一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跑,可脚步却还是再逐渐加快。

希夏族长见自己的权威竟然被两个孩子给无视脸色有些不好看,对着身后跟着的四个奴隶勾了勾手指,“去,把那两个孩子给我抓回来。”

知干族长在一旁不紧不慢道:“希夏族长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和孩子计较了?”

希夏族长刚想反驳见人已经抓到,把没说出口的话暂时咽了下去,转而问头都快垂到胸口的女孩:“你就是阿唐?占玛失踪的那个孩子?”

唐芭瑟缩了一下扭头躲进堪嘎怀里。

堪嘎双臂护住唐芭替她回道:“是,阿唐是我阿姬。”

“把脸露出来给我看看。”希夏族长转头道:“知干族长也看看认不认识,这孩子到希夏的时候穿的是你们知干的袋子。”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好吗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线咨询
安顺癫痫医院那家好
贵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上海治疗妇科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