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部长致敬冯健华同志

2020-01-20 15:58:37 来源: 汕尾信息港

邂逅部长:致敬冯健华同志

题记:所有的思绪,缘于一场回不去的梦。流年轻叩心扉,时光如逝,记忆却无处逃逸。想象着那一季的感动,要如何,与我的旧时往日重叠?青山不老,夕阳依旧,人生已过数重山。

邂逅组织部长。

潇 湘。

2000年伊始,自胡市长走后不久,泰兴市市委,市,市人大,市,四套班子负责人,进行了大换血:取代黄龙生书记的,是来自泰州的李春江同志,接替丁俊先书记的,是李仁国书记。

泰兴的发展,日新月异的变化着。与泰兴市委组织部部长的相识,便是在这大刀阔斧的巨变中,拉开了序幕。

记得那是清明时节,春天, 静静地流淌着美丽。阳光像一件温暖的外衣,裹着万物。二招的小花坛里,群芳吐蕊,生气盎然。冯部长到泰兴组织部就任的那天,正是假期刚结束时。

在他到来前几天,我们二楼服务台已经接到总台,把220房间收拾成冯部长的宿舍。

只听说他是兴化人,来泰兴前任职泰州大市人事局局长,这次属于平职调动。

这一批负责人,上到市委书记,下到各局局长,泰兴本地人几乎没有,全是泰州,靖江过来的班子,故他们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在我们二招。

我们二楼的朝南的六个房间,便成了领导们的宿舍。214房间:局长;216房间:宋仁坤局长;218房间:纪检姚书记;220房间:组织部冯部长;222房间:李仁国书记;224房间:陈骏標市长。除李春入住三楼套房外,其余的负责人,与我们朝夕共处了长达三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就像他们的家人一样,关系甚是融洽!

冯部长的到来,却意外地变换了青春的调子,让生命的小溪,漾起了动人的旋律。

那一年,他正值中年,大约四十六七岁。一米八的个子,高大而英挺的身材,皮肤白晰,戴着眼镜,温文而儒雅。乍看去,像极了当时的书记的模样。

他是由组织部的几个副部长,热忱地送到他宿舍的。他高高的立在一群人的中间,如众星捧月般的,烘托出他的不同凡响。

经过我们服务台时,他的下属们忙着介绍:这是新到任的冯部长!我们几个赶紧问好。

他微笑的眼眸,像一汪深潭,吸引了我们年轻的目光,他的嘴角绽开了些许浅浅的孤度:以后请多关照了!

冯部长客气了!我们的班长取出房间钥匙,交到他手中,这是您的钥匙,为您优质的服务,是我们的职责。如有不到之处,还请部长多多包容!

文质彬彬的他,清新脱俗,在老龄化的负责人里,他绝对是年轻有为的一种存在。

没想到,冯部长是位大帅哥!

在他离开后,我们几个嘻哈的调侃起来。

通过以后长时间的接触,我们才知道,他不仅有俊雅的外表,还有良好的生活习惯。

每天清晨六点,不管春夏秋冬,他都会准时起床,身着运动装,到楼下空空的停车场上,跑步锻炼。大约半小时的晨练时间,他回到房间,洗漱完毕后,再去餐厅用餐。

他的驾驶员,会在七点半左右,在大厅候着,接他上班去。

打开他房间门,整洁有序的摆放着他的日常用品。尤其是他的床,床单平平展展,被子叠得方方正正,跟豆腐块似的有棱有角,枕头上净净,安静的置在床头。

一切井然有条,折射着他优秀的生活素养。与隔壁长的房间相比,简直是人间天堂之别。宋局的被子,常是抱成一团,枕头上满是掉落的头发丝。他的背心,就是被我们洗得发黄了,他仍穿在身。

我们常笑言,不愧是一文一武的代表。一个谨然自律,一个大大咧咧,却都是两个心地极好的领导。

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他们负责人除了必要的应酬外,几乎定点上班,准时归来。为了行动方便,给他们每个人配了自行车上下班。冯部长也不例外,他潇洒的骑车身影,成了当年二招最美的一道风景,靓丽了生活的色彩。

记得那是星期一的早晨,其他的负责人双休日都没赶过来,房间里只有冯部长一人在。有许多的人群,围堵着我们宾馆的门,准备拦截书记他们。

眼看快到上班时间了,这时的同志也赶来了。我们所领导决定安排冯部长从小门出去,却被他拒绝了,他说:肯定是有情非得已的苦衷的,否则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把的同志叫来,安排他们派几个代表上来,吩咐我:小吴,把会议室的门打开,送点茶水来!

经过妥善的处理和解决,的人群逐渐散了,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秩序与安静。而冯部长的形象,在我心中却变得高大起来。

品性廉纯,为民生谋求,他的政治之路定是山清水秀!

与冯部长同行的那些岁月,如颗颗钻石,串成熠熠生辉的篇章,留在了人生漫漫的长河里,经久不息!

有一次,为了迎接市团委举办的全市演讲比赛,二招指派了我和另一位同事去参加。

那天,当我在服务室里,进行朗诵练习时,冯部长正下班经过。他驻足聆听,直至我演讲结束,在我还没回过神来时,室外响起了掌声。

我循声探头看去,原来是他,不觉羞红了脸颊。

不错呀,小吴,吐字清晰,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他连连夸奖,这稿子是谁写的?挺有才华呀!

是我自己瞎写的!我不好意思的答道。

小吴呀,没想到你还有这才能!他的语调中,总有着淡谈的兴化口音,你应向报社,或电视台发展呀!

他好像发现一块金子似的,热情地鼓励着我。

可惜那时的我,年少懵懂,更胸无大志,只把文字,作为一种兴趣,而无跳板的谋略。

多年以后的某些日子,在我长大时刻,常感叹人生的际遇,有些失去,一错过,便是交臂的无奈。

从那以后,我和冯部长经常一起,探讨文字的着笔和运用。有时,他的会议用稿,我也会去凑凑热闹,添添改改;有时,我也会把我写的诗歌,朗诵给他听,请他提提意见;完全忘了身份的高低悬殊,成了文学领域里的切磋者!

小吴呀,不错的,加油!这成了他常用语言了。

光阴无声,眨眼三年匆匆。当二招宣布被拍卖时,我已请了长时间的病假,在北京小住。而再回泰兴时,已是人去楼空,再没相见!

事隔几年,一次在泰兴偶遇当年同事,在谈到冯部长时,她告诉我说:二招解体后不久,我在眼镜店遇到冯部长,他还曾向我打听过你的呢…。

昔日恍然再现,一切却如倒在掌中的水,无论你是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滴流淌干净。

耳边仿佛又响起他的声音:小吴,不错的…。

今日,在这样一个冬夜,独品一杯思绪。当咖啡的香气氤氲馥郁,我喜欢沉溺于往昔,隐藏在文字的背后,笑叹似水华年。将回忆搁浅在停顿的瞬间,独守这份心灵的绽放。

宁晋县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牛皮癣正规
哈尔滨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长春儿童白癜风医院
镇江白癜风如何治疗
本文标签: